e77乐彩手机登录

e77乐彩手机登录 >> 前贤儒者文库

刘沅:下学梯航

来源: 日期:2013-01-24 访问次数:3103 字号:

 

 

 

 

刘沅:下学梯航

 

 

 


下学梯航叙

道犹路也,止此一理,天地人神所共由,故曰道。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,天理而已。全之则人,无之则物。几希者皆圣人,则圣人亦只全乎所以为人焉尔。孔子曰:人者天地之心,困勉成功则一。孟子曰:人皆可以为尧舜。未尝谓道必择人而为。即德至圣人,亦生人之恒事,磻溪钓叟、版筑佣工,即终于匹夫,岂非圣贤?前人误解大德受命,致人不敢为圣,其将安于下愚而后可。夫圣人者,人伦之至耳。人不能外五伦而生,安得不师圣人之敦伦?今 圣人在上,百度维新,陶淑天下,无非欲其不愧为人;而惮于自修,甘于暴弃,则以言圣人者多失之太高,不知圣与人同,但力行中庸之道也。中庸之道,至平至常,亦至神至奇,惟其神奇卽在平常之中,所以为中庸。愚老矣,及门多有问难者,酬答维艰,不得已命儿子松文、椅文等,书愚管见,以告来者。一家之私言,垂老之愚见,不堪为君子告也。聊代刍荛,原其心而恕其妄,幸甚!幸甚!    道光三十年 岁在庚戌重九日 双流止唐刘沅书 时年八十有三

 


天理良心

天之理而人得之以为心之良,即所云天命之谓性也。性字从忄从生,是人得天中正之心。天之理卽天之心,太极也,诚也,人得此理为性;万物皆天所生,而人独得天中正之理故曰德。未生以前得诸天者曰明德,既生以后七情扰而嗜欲纷,非复受中之本然矣。复性而全其所得之理亦曰德,以其为天地生生之本,于人为万理从出之原,如木果之有仁,故曰仁。诚者实有此理,乃实可以为人也。道如大路,人所共由,故天理良心,人人所有。圣人止是全此四字,遂与天通,本四字而行之,则合天理矣。但恐其或过或不及,节之文之曰礼,无过无不及,行之恰得其宜曰义,智者知之真,信者行之诚且久,故五常止此天理良心四字。天理良心,人人知之,不能行之。岂无良哉?父师之教不端,见闻习染误之也。今撮其存天理之意于左。

 


一、静存
心浮也,而使之沉;心显也,而使之潜。沉潜二字,即收心之法也。《中庸》曰:“潜虽伏矣,亦孔之昭。”君子之所不可及者,人所不见。人所不见之地,非宥密乎?洗心退藏于密,知止而后有定矣。孔子曰为仁,孟子曰养气,存心养性,《大学》止至善也,《中庸》致中也,皆在其中。盖静者动之本,静而后知其动,致中乃能致和。不然,出入无时,莫知其乡;心放而不知,即克治亦不能强制也。《易》曰: “憧憧往来,朋从尔思。”凡人后天之心皆如是。存其有觉之心,养其虚静之性。非如但养知觉之心者比,愚屡言之矣。

 


二、动察
心不可见也,动而着于言行,乃有是非。其是者美矣,其非者即所谓恶。恶着于外,其恶易知;恶藏于心,其恶更甚。故崇德必先修慝。一念之起而是焉,扩充之可也;一念之起而非,必克治之于其几之动,而即自觉之,自禁之,不可使其即逝,大学所谓诚意也。然孰是孰非,不先知之,何以能诚意?朱子所以补格物,而特所谓物者,浩无涯涘,则非圣人之本旨也。孔子曰:“不明乎善,不诚乎身。”欲诚其意,先致其知。致知之道如左。

 


三、师授
上二条静存动察,先儒亦言之行之,而惜所谓静者,存有觉之心而已,不知圣人洗心宥密之实;所谓动察者,研穷事物之理而已,不知理以心性五伦为要。天下之物,不可胜穷,天下之事,亦安能皆知?圣人一以贯之,只是内养其心者极熟,念念无非天理,所谓仁也;外察于理者至精,事事皆合其宜,所谓义也。仁熟然后义精,义精必由仁熟。养浩然之气,由有诸己而充实,渐至化神,非明师不授,非恒诚不几。知者知其理、践其功,所谓明善者,明此而已。明乎一念之非,而百为皆谬,则邪妄杂念所必芟;明乎一动之非,而伦理不洽,则仁敬孝慈所必践。凡人莫不有天良。为恶之人,其始不过一念之非、一事之失,因无贤亲师为之作则,为之诏示,故习惯而驰。故静存动察之功,有明师指授,则是非得失,观感熏陶,即易明白。况四子六经,昭昭人寰,圣世规模,炳炳垂训,熟而玩之,力而行之,有何不可入德?若夫广见闻、慎交游,亦致知之要者,而要无非择别善恶二字。见贤思齐,见不贤内省;三人行必有师。实践夫子二章之言,则致知易矣。外此名物象数、技艺百家,有益于心性伦常者取之,否则弃之。夫子所以言学问思辨,有弗学问思辨者,致知不外此四端,非教人尽天下之物知之。奈何不为其易,而为其难哉!

 


四、改过
人孰无过?但恐安而就之,愧而匿之,则过遂成恶。过出无心,改之即为无过,固不待言;即有心之恶,苟豁然醒悟,翻然自责,毅然不再犯,更久久积善,亦可晚盖矣。常人惟恐人知己过,是以惮于改之,不知圣人所以为圣人,止是日日改过而已。孔子假年学易,始无大过,何况凡人?成汤万方有罪,在予一人;武王百姓有过,在予一人。天下之过,且引为己过,而以身之过为讳乎?若不改过,便无学圣根基。戒之!戒之!

 


五、笃行
夫子言以三达德,行五达道,其学之之目,学问思辨笃行。学问思辨,所以致知;笃行,所以行也。而又曰有弗学云云,以有所弗为者多,盖事物不胜穷,惟切于伦常日用者为要,不可不以五者勉之耳。笃之一字,该宏毅二字在内。曾子曰“士不可以不宏毅”,为其任重而道远。任何以重曰仁,道何以远曰死。自俗人观之,鲜不以为迂矣。不知仁者天理,外天理即非人。不为仁将不愿为人乎?但为仁之功,非朝夕可了,亦无一息可懈,故须宏毅。宏毅即笃之谓也。人生所以适意者,不过宫室、衣服、饮食、男女四事,圣人亦不离此,而以理节情,不恣嗜欲,久久习为固然,则上承宗庙,下教子孙,不负天地君亲生成之念,内而存养,去人见天,外而省察,改过迁善,至死不渝,斯德成名立矣。达则伊周,穷则孔孟,是为天地间不可少之人。若不自贵其身,而纵其情欲,外于礼义,富贵亦不过豢养形骸,贫贱更形同草木。孟子曰:“舍正路而弗由,放其心而不知求,哀哉!”所以哀者,不可不知也。夫人生不过宫室、衣食、男女,而仁圣贤人,天必福之,安有饥寒困苦而死者?夷齐之饿,忠孝节义之捐躯,仁也、义也。全而受者全而归,与天地日月同休,不为凶祸,然亦不幸遭遇之穷耳,岂仁圣必如此哉?此义不明,将藉为口实,曰为善无益,辨之、慎之。

以上五条,大要已得,惟致知一事,颇难枚举。四子六经,义精而文繁,史传群书,博杂而难辨。今就世俗共知之言列后,勿以为诞妄肤庸,是者行之,非者革之,即可以进德矣。

 

 


孔子四言

非礼勿视
心之精神全在于目,目所视而心即驰,正则天理,邪则禽兽。色欲一事,少年尤易入邪。于美色而视若姊妹,于邪物而视如豺虎,此求放心第一要功。

非礼勿听
耳通性海,入于耳而乱于心,邪思妄想以成,不待言矣。自天子至庶人,不明义理,为谗邪败德致祸者尤众,故当切戒。

非礼勿言
言以达其心。凡五伦浃洽,必由恩谊周到;力行仁义,岂不赖言宣畅谐和之?至于阐道德,述圣谟,解争讼,需言之事尤多。但必平日素有修身之学,烛理之明,始能随事告语,曲尽其义。常人任心而谈,不知返己自课,不特妄言恶言、败伤伦类者不足观,即自负才能,言行不相顾,亦可羞怍。故夫子屡屡教人慎言,大抵多言不如少言,有言不如无言。非其人而言,非其礼而言,不自责而言,皆非也。

非礼勿动
动兼内外而言。外而一动一静,必准乎理,内而一念之非,必除其根,乃是。

关夫子四言

存好心,行好事,说好话,交好人。
心之所存,见于事与言,而必先自其存心慎之,兼上文动静之功在内。好话必以圣言为师,好人则节取之、全取之,该亲师取友三人行章义在内。

 


太上感应篇
太上曰:“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;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”
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,依人所犯轻重,以夺人算。算减则贫耗,多逢忧患,人皆恶之,刑祸随之,吉庆避之,恶星灾之,算尽则死。
又有三台北斗神君,在人头上,录人罪恶,夺其纪算。又有三尸神,在人身中,每到庚申日,辄上诣天曹,言人罪过。月晦之日,灶神亦然。凡人有过,大则夺纪,小则夺算。其过大小,有数百事,欲求长生者,先须避之。
是道则进,非道则退。不履邪径,不欺暗室;积德累功,慈心于物;忠孝友悌,正己化人;矜孤恤寡,敬老怀幼;昆虫草木,犹不可伤。宜悯人之凶,乐人之善;济人之急,救人之危。见人之得,如己之得;见人之失,如己之失。不彰人短,不炫己长;遏恶扬善,推多取少。受辱不怨,受宠若惊;施恩不求报,与人不追悔。
所谓善人,人皆敬之,天道佑之,福禄随之,众邪远之,神灵卫之;所作必成,神仙可冀。
欲求天仙者,当立一千三百善;欲求地仙者,当立三百善。苟或非义而动,背理而行;以恶为能,忍作残害;阴贼良善,暗侮君亲;慢其先生,叛其所事;诳诸无识,谤诸同学;虚诬诈伪,攻讦宗亲;刚强不仁,狠戾自用;是非不当,向背乖宜;虐下取功,谄上希旨;受恩不感,念怨不休;轻蔑天民,扰乱国政;赏及非义,刑及无辜;杀人取财,倾人取位;诛降戮服,贬正排贤;凌孤逼寡,弃法受赂;以直为曲,以曲为直;入轻为重,见杀加怒;知过不改,知善不为;自罪引他,壅塞方术;讪谤圣贤,侵凌道德;射飞逐走,发蛰惊栖;填穴覆巢,伤胎破卵;愿人有失,毁人成功;危人自安,减人自益;以恶易好,以私废公,窃人之能,蔽人之善;形人之丑,讦人之私;耗人货财,离人骨肉;侵人所爱,助人为非;逞志作威,辱人求胜;败人苗稼,破人婚姻;苟富而骄,苟免无耻;认恩推过,嫁祸卖恶;沽买虚誉,包贮险心;挫人所长,护己所短;乘威迫胁,纵暴杀伤;无故剪裁,非礼烹宰;散弃五谷,劳扰众生;破人之家,取其财宝;决水放火,以害民居;紊乱规模,以败人功;损人器物,以穷人用。见他荣贵,愿他流贬;见他富有,愿他破散;见他色美,起心私之;负他货财,愿他身死;干求不遂,便生咒恨;见他失便,便说他过;见他体相不具而笑之,见他才能可称而抑之。埋蛊厌人,用药杀树;恚怒师傅,抵触父兄;强取强求,好侵好夺;掳掠致富,巧诈求迁;赏罚不平,逸乐过节;苛虐其下,恐吓于他;怨天尤人,呵风骂雨;斗合争讼,妄逐朋党;用妻妾语,违父母训;得新忘故,口是心非;贪冒于财,欺罔其上;造作恶语,谗毁平人;毁人称直,骂神称正;弃顺效逆,背亲向疏;指天地以证鄙怀,引神明而鉴猥事。施与后悔,假借不还;分外营求,力上施设;淫欲过度,心毒貌慈;秽食喂人,左道惑众;短尺狭度,轻秤小升;以伪杂真,采取奸利;压良为贱,谩蓦愚人;贪婪无厌,咒诅求直;嗜酒悖乱,骨肉忿争;男不忠良,女不柔顺;不和其室,不敬其夫;每好矜夸,常行妒忌;无行于妻子,失礼于舅姑。轻慢先灵,违逆上命;作为无益,怀挟外心;自咒咒他,偏憎偏爱;越井越灶,跳食跳人;损子堕胎,行多隐僻;晦腊歌舞,朔旦号怒;对北涕唾及溺,对灶吟咏及哭;又以灶火烧香,秽柴作食;夜起裸露,八节行刑;唾流星,指虹霓;辄指三光,久视日月;春月燎猎,对北恶骂;无故杀龟打蛇……。
如是等罪,司命随其轻重,夺其纪算。算尽则死;死有余责,乃殃及子孙。
又诸横取人财者,乃计其妻子家口以当之,渐至死丧。若不死丧,则有水火盗贼、遗亡器物、疾病口舌诸事,以当妄取之值。
又枉杀人者,是易刀兵而相杀也。取非义之财者,譬如漏脯救饥,鸩酒止渴;非不暂饱,死亦及之。
夫心起于善,善虽未为,而吉神已随之;或心起于恶,恶虽未为,而凶神已随之。其有曾行恶事,后自改悔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久久必获吉庆,所谓转祸为福也。
故吉人语善、视善、行善,一日有三善,三年天必降之福;凶人语恶、视恶、行恶,一日有三恶,三年天必降之祸。胡不勉而行之?

 

 

学圣人局量

大慈悲心
慈悲,仁也;仁,人心也,天理良心也。凡人必有仁,然后念念事事,惟恐不知人好歹;一言一动,惟恐得罪于人。至于忠孝友悌,大伦所在,其不忍一念相欺,不敢一念怠肆,更无待言矣!仁也而曰大慈悲者,由一念以及于念念,由一事以及于事事,俱是此不忍人之心。所谓昆虫草木不可伤,尽其性以尽人性物性,参赞化育,皆以此为根本。

大广大心
广大,谓度量也。古人云:“有大量者,始有大福。”量小者,居心狭隘,见理不明,气质刚躁,止知有己,不知有人,止徒利己,不顾损人,自恃而不服善,自私而不谅人,自小而不容人。能有度量,必自平日反躬自责之人,一言一行,惟恐不合乎理,损伤于人,刻刻检点自己不是,虽外人怒我詈我,十分亏我,多不理他,止是自家反躬自问,问心无愧了,任他无理相加,都全然不理。至于君父大伦所在,以及兄弟朋友,犯而不校,更不待言矣。

大方便心
方便者何?敏于事也,勇于义也。人世相与同居同游,同往来晋接,无非五伦中人。五伦中人,有尊卑大小、贵贱亲疏、贤否远近之不同。如君父母,至尊至亲,竭诚竭力,敬慎服事。君亲而贤,能象其贤;君亲而不贤,匡救谕谏,能干其蛊,做得十分周到,至使其君亲为圣人,忠孝事业,做到无古无今,此臣子分内之事,不足为功。凡事君事亲,十分周到,不得言方便也。此外弟兄朋友,其中亲疏厚薄,贤愚是非,断不能一同而视,事兄爱弟信友,先自家各尽其道,爱之敬之,不欺不苟,久久不变,不管他说我是非,我止尽其心,尽其道,求无愧于我心。若他有事,止要不悖义理,则真心代劳,尽心尽力,委曲成全好事,此便是方便之道也。但事有难易,境有丰啬,时势有常变顺逆不同,虽当方便,也要斟酌义理情事,必不可一概冒昧而行。至于从井救人,危身辱亲尤非。所以古人云:“力量做得来的,尽其力量;力量做不来的,亦必用心周到。”此所言者,谓事情大理所关也。若夫平日检身修德,一言一行,一步一趋,随身方便,其事难以枚举,其功亦简而易行。止要肯留心,不怠不肆,便可处处方便。如行路见一木一石碍脚,恐妨人行,去之;饥寒困苦,一切不佳之事,惟恐人有;饱暖安全,得意之事,惟恐人不周全。一日之内,斗室之间,无处不可方便。此两字实心奉行,仁义二字,都在其中矣。

大清浄心
如何清浄?见财不贪,见色不爱,一念一事,不纵情悖理皆是。止知安分守己,勤职业,修心术,念人生万事,总由天命。天之爱人者,止此天理良心。我念念不失天理良心,事事体贴而行,无论德行道艺,择一合义理者为之。如耕读商贾,专心学习此艺,勤而不懈,俭而不奢,廉而不贪,专而不分,又念念检点,不肯一毫亏损天良。如此无论何事,俱可以谋生度日,此即俗所谓靠天而行也。人心妄想无穷,不可任心行事。止要一生不受饥寒,仰事俯畜,可以粗足,便是第一美境了。至于富贵荣华之人,彼有积累善德,上天方才赐之福禄,我无他积累,如何妄想与他一般?果然存心恬退,时时芟除妄想,则久久习为固然,无论贫贱困苦,都安心住下去了,此乃寻常人刻持私心,勉强学为清浄之法。若夫读书明理之人,能存心养性,履仁蹈义,内而涵养有功,久久鄙俗之见自消,外而动循礼义,久久美恶之情浑忘,则必有静存动察,始终本末之功。圣人非道非义,一介不取予,万钟千驷弗视,由斯道也。此清浄二字,上之则希圣希贤,敝屣天下;中之则有守有为,行藏不苟;下之亦云水心情,无处不可自适。是在人自为之,而自勉之耳。

大柔和心
和者,恩谊浃洽之谓也。以其上而言,修于身者,喜怒哀乐皆中节,是天下之达道也;措诸世者,天下中国如一人,是覆载之宏深也。此和之至者,非圣人不能。以其次而言,五伦之内,各尽其道,各得其所,恩明谊美,情义不相乖离,此和之切要不可无,亦人之所当尽者。再次则不忍为不仁,不敢为不义,小心敬慎,平心静气,惟恐伤人,惟恐偾事,惟恐取祸,谦虚忍让,纵有大不平大不堪之事,大可恨大可诛之人,也置之不问,将自家好胜、好强、刚躁之气,极力柔服下来,故曰柔和也。“宽柔以教,不报无道,君子居之”,此之谓也。不然,柔之一字,乃不好字面,善柔也、柔奸也、柔弱也、柔佞也、柔靡也,安得而为之?凡人不能忍辱谦让,俱是血气刚强,心情躁暴所致,故柔其气以从理,和其情以同物,然后伦谊可以浃洽,动履可以无灾。

右五言,本佛道书中语,而其义理,实与圣人之道无殊。圣人言行,不外乎此,即四子六经,名贤议论,亦不外乎此。但世人忽而置之,迂而笑之,甚且以为异端而辟之,是以学圣学贤,无从入手。愚尝举以训门人,谓此五言,乃学圣之局量,必先有此五言心思,实行五言义理,然后可以希贤希圣而希天,惜乎遵行者罕。今老矣,不得已书示儿曹,以为一家之授受云尔。

 

 


朱柏庐先生治家格言
黎明即起,洒扫庭除,要内外整洁。既昏便息,关锁门户,必亲自检点。
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
宜未雨而绸缪,勿临渴而掘井。自奉必须俭约,宴客切勿留连。
器具质而洁,瓦缶胜金玉;饮食约而精,园蔬愈珍馐。勿营华屋,勿谋良田。
三姑六婆,实淫盗之媒;婢美妾娇,非闺房之福。童仆勿用俊美,妻妾切忌艳妆。
祖宗虽远,祭祀不可不诚;子孙虽愚,经书不可不读。
居家务期质朴,教子要有义方。勿贪意外之财,勿饮过量之酒。
与肩挑贸易,勿占便宜。见穷苦亲邻,须多温恤。
刻薄成家,理无久享;伦常乖舛,立见消亡。
兄弟叔侄,须分多润寡;长幼内外,宜法肃词严。
听妇言,乖骨肉,岂是丈夫?重赀财,薄父母,不成人子。
嫁女择佳婿,毋索重聘;娶媳求淑女,勿计厚奁。
见富贵而生谄容者,最可耻;遇贫穷而作骄态者,贱莫甚。
居家戒争讼,讼则终凶;处世戒多言,言多必失。
毋恃势力,而凌逼孤寡;勿贪口腹,而恣杀生灵。
乖僻自是,悔误必多;颓惰自甘,家道难成。
狎昵恶少,久必受其累;屈志老成,急则可相依。
轻听发言,安知非人之谮诉?当忍耐三思;因事相争,焉知非我之不是?须凭心暗想。
施惠无念,受恩莫忘。凡事当留余地,得意不宜再往。
人有喜庆,不可生妒忌心;人有祸患,不可生欣幸心。
善欲人见,不是真善;恶恐人知,便是大恶。
见色而起淫心,报在妻女;匿怨而用暗箭,祸延子孙。
家门和顺,虽饔飧不济,亦有余欢;国课早完,即囊橐无余,自得至乐。
读书志在圣贤,为官心存君国。守分安命,顺时听天。为人若此,庶乎近焉。

以上五者,世俗所常见常诵,且易明白。学识浅者,时时熟诵力行,即可入于圣贤之路;即明智之士,贯串百家,雄才绝学,亦必抑然自下,将此书所言,一一返身而求,思其是非,迁善改过,果能有得无失,始可以成己而成人,毋忽视也。愚老惫,为及门与儿辈言之,省口舌之劳,非敢自炫。明者其谅之、恕之。

 


豫诚堂家训
天理良心,人之所以为人;宽仁厚德,覆载所以长久。昧良悖理,不得为人;褊心小量,安能合天?得天理以为人,天地故为父母;父母才有我身,父母故同天地。欺堂上父母易,欺头上父母难。一念欺天,即为不孝;一念欺亲,得罪于天。修道以谕亲,尊父母如天地也;尽性而参赞,事天地如父母也。孝在修德,德在修心。移孝可以作忠,只为不欺不肆;静存始能动察,必须无怠无荒。犯了邪淫,便是禽兽;喜欢势利,定成鄙夫。保养作善,即守身诚身之义;知非改过,为希贤希圣之门。人生如梦,修善修福方长;大道难逢,父教师教为本。自心抱愧,说甚夫纲父纲;作事不真,怎样为臣为子?治天下无多术,养教周全;学圣贤有何难,恕道便好。勤职业,修心术,何患饥寒?贪财色,乱人伦,必戕身命。弟兄以仁让为主,正家以夫妇为先。饱暖平安,是为清福;温良恭俭,到处春风。读书要读好书,凡事必宗孔孟;作人要作好人,时刻敬畏神天。善为儿孙积财,莫如积德;多行巧诈害己,安能害人?先代格言甚多,在乎身体;圣人事业何在?必先正心。私欲去而聪明始开,致知故先格物;念头好而是非分明,实践乃为诚意。养心养气,小效亦可延年;成己成人,功夫全在大学。道须深造,功在返求。在上不正其趋,人才从何而出?伦常本于心性,故曰一以贯之。学业骛于浮华,所以万事堕矣!戒之勉之,庶乎不替祖训。

 

 

文昌帝君蕉窗十则

一、戒淫行
未见不可思,当见不可乱,既见不可忆。于处女、寡妇、尼僧尤宜慎。

二、戒恶意
勿藏险心,勿动妄想,勿记仇不释,勿见利而谋,勿见才而嫉。貌慈心狠者尤宜慎。

三、戒口过
勿谈闺阃,勿讦阴私,勿扬人短,勿设雌黄,勿造歌谣,勿毁圣贤。于尊亲死亡者尤宜慎。

四、戒旷功
勿早眠迟起,勿舍己芸人,勿为财奔驰,勿学为无益,勿见异思迁。身在心驰者尤宜慎。

五、戒废字
勿以旧书裹物糊窗,勿以废文烧茶拭桌,勿涂抹好书,勿滥写门壁,勿嚼诗稿,勿掷文尾。于途间秽中尤宜慎。

六、敦人伦
父子主恩,尤当喻之以义;君臣主敬,尤当引之以道;兄弟相爱,尤当勉之以正;朋友有信,尤当劝之有成;夫妇相和,尤当敬而有别。

七、净心地
玩古训以惩心,坐静室以收心,寡酒色以清心,却私欲以养心,尤当悟至理以明心。

八、立人品
敏事慎言,志高身下,胆大心小,救今从古,弃邪归正,思君子之九思,畏圣人之三畏,尤当不恤人言,以成人之美。

九、慎交游
始终不怠,内外如一,贵贱不二,死生不异,功过相规,化夷惠而师仲尼,绝奸狂而交中正,尤当立身为万世法。

十、广教化
遇上等人说性理,遇平等人说因果。多刻善书,多讲善行,尤当攻邪崇正以卫吾道。

 

 

关圣帝君觉世真经

敬天地,礼神明,奉祖先,孝双亲,守王法,重师尊,爱兄弟,信朋友,睦宗族,和乡邻,别夫妇,教子孙。
时行方便,广积阴功,救难济急,恤孤怜贫,创修庙宇,印造经文,舍药施茶,戒杀放生,造桥修路,矜寡拔困,重粟惜福,排难解纷,捐赀成美,垂训教人,冤仇解释,斗秤公平,亲近有德,远避凶人,隐恶扬善,利物救民,回心向道,改过自新,满腔仁慈,恶念不存,一切善事,信心奉行,人虽不见,神已早闻,加福增寿,添子益孙,灾消病灭,祸患不侵,人物咸宁,吉星照临。
若存恶心,不行善事,淫人妻女,破人婚姻,坏人名节,妒人技能,谋人财产,唆人争讼,损人利己,肥家润身,恨天怨地,骂雨呵风,谤圣毁贤,灭像欺神,宰杀牛犬,秽溺字纸,恃势辱善,倚富压贫,离人骨肉,间人兄弟,不信正道,奸盗邪行,好尚奢诈,不重俭勤,轻弃五谷,不报有恩,瞒心昧己,大斗小秤,假立邪教,引诱愚人,讬说升天,敛物行淫,明瞒暗骗,横言曲语,白口咒诅,背地谋害,不存天理,不顺人心,不信报应,引人作恶,不修片善,行诸恶事,官词口舌,水火盗贼,恶毒瘟疫,生败产蠢,杀身亡家,男盗女淫,近报在身,远报子孙,神明鉴察,毫发不紊,善恶两途,祸福攸分。
行善福报,作恶祸临。我作斯语,愿人奉行。言虽浅近,大益身心。戏侮吾言,斩首分形。有能持颂,消凶聚庆。求子得子,求寿得寿。富贵功名,皆能有成。凡有所祈,如意而获。万祸雪消,百福骈臻,千祥云集。诸如此福,惟善可致。吾本无私,惟佑善人,众善奉行,毋怠厥志。

 

 

文昌帝君阴骘文
帝君曰:“吾一十七世为士大夫身,未尝虐民酷吏。济人之难,救人之急,悯人之孤,容人之过。广行阴骘,上格苍穹。人能如我存心,天必赐汝以福。”
于是训于人曰:昔于公治狱,大兴驷马之门;窦氏济人,高折五枝之桂。救蚁中状元之选,埋蛇享宰相之荣。欲广福田,须凭心地。行时时之方便,作种种之阴功。利物利人,修善修福。正直代天行化,慈祥为国救民。忠主孝亲,敬兄信友。或奉真朝斗,或拜佛念经,报答四恩,广行三教。济急如济涸辙之鱼,救危如救密罗之雀。矜孤恤寡,敬老怜贫。措衣食周道路之饥寒,施棺椁免尸骸之暴露。家富提携亲戚,岁饥赈济邻朋。斗秤须要公平,不可轻出重入。奴仆待之宽恕,岂宜备责苛求。印造经文,创修寺院。舍药材以拯疾苦,施茶水以解渴烦。或买物而放生,或持斋而戒杀。举步常看虫蚁,禁火莫烧山林。点夜灯以照人行,造河船以济人渡。勿登山而网禽鸟,勿临水而毒鱼虾。勿宰耕牛,勿弃字纸。勿谋人之财产,勿妒人之技能,勿淫人之妻女,勿唆人之争讼,勿坏人之名利,勿破人之婚姻。勿因私仇使人之兄弟不和,勿因小利使人父子不睦,勿倚权势而辱善良,勿恃富豪而欺穷困。善人则亲近之,助德行于身心;恶人则远避之,杜灾殃于眉睫。常须隐恶扬善,不可口是心非。翦碍道之荆榛,除当途之瓦石。修数百年崎岖之路,造千万人来往之桥。垂训以格人非,捐赀以成人美。作事须循天理,出言要顺人心。见先哲于羹墙,慎独知于衾影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永无恶曜加临,常有吉神拥护。近报则在自己,远报则在儿孙。百福骈臻,千祥云集,岂不从阴骘中得来者哉?

 

 

 

主办:e77乐彩手机登录 地址: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槐岭路26号院内 邮编:050000

e77乐彩手机登录办公室电话:0311-85810909 投稿信箱:hbrjh@sina.cn QQ:1021438423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

e77乐彩会员注册-e77乐彩官网平台手机版APP下载登录丨线路检测入口 e77乐彩会员注册-e77乐彩官网平台手机版APP下载登录丨线路检测入口 e77乐彩官网注册-e77乐彩手机版登录【会员线路检测】 e77乐彩会员注册-e77乐彩官网平台手机版APP下载登录丨线路检测入口 e77乐彩手机登录e77乐彩会员注册-e77乐彩官网平台手机版APP下载登录丨线路检测入口 e77乐彩会员注册-e77乐彩官网平台手机版APP下载登录丨线路检测入口 e77乐彩会员注册-e77乐彩官网平台手机版APP下载登录丨线路检测入口 e77乐彩会员注册-e77乐彩官网平台手机版APP下载登录丨线路检测入口